芒果彩票网|芒果彩票网登录

想要将独孤离彻底解决但这时一直都在注意着这

 有着大光明寺带头,在场除了那些还有些摇摆不定的散修武者,其余正道宗门的人几乎也都是加入了战团,开始绞杀这些魔道武者。
 
    看到这一幕,沈抱尘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来。
 
    魔道的实力如此强大是沈抱尘等五大剑派的人没有想象到的,不过他们既然动手了,那当然不止一手准备,前来观礼的这些武者也是他们的准备之一。
 
    人多力量大,放到哪儿都是这么个道理。
 
    虽然五大剑派的把握很足,但他们还是准备拉其他宗门进场。
 
    五大剑派胜了,这些人可以作为观看者为五大剑派扬威。
 
    相反若是计划出现了什么变故,这些人也能够当作是外援,毕竟正魔不两立,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没有哪个宗门敢藏私不出手。
 
    这只是五大剑派一个备用的计划,没想到却是真的发生了意外,他们也不得不动用在场这些武者的力量了。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凶兵
 
    从天下剑宗大会变成浮玉山正魔大战的过程就是这么简单,随着其他正道宗门的出手,整个浮玉山之上好似血肉磨盘一般,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被杀,残酷无比,不过五大剑派这边也终于算是扭转了败局。
 
    不过在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那边,独孤离却是已经被东皇太一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剑南王’独孤离昔日也是纵横江湖的一代豪强,曾经敢以一人之力杀上北燕讨要说法的狂人,如今独孤离还活着,这就足以证明他的天赋和实力了。
 
    但很可惜,独孤离现在却是遇到了比他天赋更惊艳,比他实力更强的东皇太一!
 
    神魔之眸寂灭万物,这等邪异的武功简直让独孤离无从下手,他剑道再强,但却都在东皇太一那魔神虚影的金色眼眸下寂灭。
 
    东皇太一轻描淡写的一步步逼近,黑色的宽大袖袍扬起,他整个人都漂浮在半空当中,随着他那宽大的袖袍轰然压下,好似半个浮玉山都进入了他袖袍当中一般。
 
    天色猛然间一暗,独孤离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他来不及思考,手中长剑盘旋,一缕缕金色火焰绽放而出,剑气在虚空当中燃烧着,焚天剑诀!
 
    不过还没等独孤离的焚天剑诀彻底施展出来,独孤离的周身便传来了一声爆响,磅礴的魔气好似从虚空当中凭空生成的一般,直接将其压到了地底,使得整个浮玉山都颤了两颤,山体之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武道宗师级别的存在便可以一剑断河,一拳碎山。虽然碎的只是小山,但武道宗师的威能已经足够恐怖了。
 
    浮玉山很大,哪怕是十余名武道宗师一起上估计都打不碎,但现在却是有着六名东皇太一这等级别的存在交手,将整个浮玉山给打的彻底粉碎,貌似也不是什么难事。
 
    被轰入地下独孤离一口鲜血喷出,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自从昔日他去北燕重伤之后,独孤离便已经很少出手了,所以他也很久都没有承受过重伤的滋味了,现在,他终于又品尝到了这种感觉。
 
    东皇太一步步踏前,想要将独孤离彻底解决,但这时一直都在注意着这边交手守墓老人忽然厉喝道:“请出绝渊剑!”
 
    话音落下,正在跟第六天魔宗武者交手的燕支直接抽身后退,他咬破手指,印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瞬间一股金色光芒绽放的而出,下方擂台的地面裂开,一柄漆黑之色的长剑从裂开的地面上升起。
 
    说是长剑,但其实那长剑的模样十分的古怪,简直就像是一个未完成的剑胚一般。
 
    长剑的剑身和剑柄都是黑铁色泽,甚至剑身都歪歪曲曲的,没有开锋。
 
    但这柄长剑上却是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凶厉气息,天知道这柄剑之上沾染了多少的杀戮!
 
    这柄剑便是风云剑冢珍藏的绝世之剑,凶兵绝渊!位列天下名剑谱第六位的凶兵绝渊!
 
    传说中绝渊并不是人为做锻造出来的,而是诞生自北海一处海岛上深不见底的深渊当中,其本体就是一根不知道材质的铁棍,但却异常坚固,不光可以容纳任何属性的真气,更是可以自行吸取天地之力,堪称是异宝。
 
    但自从这铁棍被人带出来之后,其上便好似有着厄运诅咒一般,凡是它的拥有者皆死于非命,这铁棍之上也是沾染了无数的鲜血。
 
    后期它被一名铸剑大宗师所得,那名铸剑大宗师如获至宝一般,将其炼制成了一柄剑,但因为其材质太过坚固,所以炼制困难,那名铸剑大宗师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锻造成剑胚,但还没等真正开始炼制,那名铸剑大宗师便已经被杀。
 
    不过这时候绝渊剑虽然还是剑胚,但却已经成形,并且因为剑上沾染无数鲜血的原因,绝渊剑之上凶厉之气十分浓郁,凡是得到他的主人都会被其影响,变成只知道杀戮的疯子。
 
    而且这时候众人也知道了这绝渊剑的特点,它不光是可以自行吸纳天地之力,更是可以吸纳武者的气血作为自己的养料,有时候他的主人杀戮不够,绝渊剑甚至还会影响自己的主人,逼迫其去大肆杀戮。
 
    有着这种行为的绝渊剑已经堪称是凶兵当中的凶兵了,最后一位绝渊剑的主人便是死在了风云剑冢的手中,绝渊剑也是被风云剑冢的人动用葬剑之地那强大的剑意所镇压。
 
    这么多年来,风云剑冢动用绝渊剑的次数屈指可数,一般不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们是不愿意去动用绝渊剑的。
 
    凶兵毕竟是凶兵,乃是伤人伤己的东西,驱动绝渊剑对于本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会伤及到气血。
 
    而且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导致绝渊剑失控,那将造成无法想象的损失。
 
    这一次五大剑派也是动了真格的,在布局之前风云剑冢就已经把绝渊剑给带来了,但他们却不想动用。
 
    但看现在这幅模样,若是在不动用绝渊剑的话,他们五大剑派可就真的撑不住了。
 
    燕支以鲜血为引,驱动绝渊剑,刹那之间绝渊剑之上爆发出了一股摄人心神凶煞之力,殷虹如血的力量将漆黑的绝渊剑所染红,瞬息之间,悬在半空当中的绝渊便已经消失不见,但下一刻却是已经出现在了东皇太一的身前!
 
    东皇太一宽大的袖袍舞动,身形化作虚无黑雾,绝渊剑从那黑雾当中闪过,没有伤到东皇太一,但却将他身后那魔神虚影彻底击碎。
 
    东皇太一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奇异之色:“凶兵绝渊?你们风云剑冢这次准备的倒是挺充分的嘛,可惜兵器再强也只是死物,想要靠着一件死亡力挽狂澜?痴心妄想!”
 
    话音落下,东皇太一周身魔气汹涌,整个人都消失在那无边无际的魔气当中。
 
    磅礴的魔气遮天蔽日
    这种时候楚休可不会白痴到去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正道和魔道的身份他可是要好好利用一下。
 
    之前陆先生就已经给楚休传音了,让他借着这个机会帮他解决一个人,楚休也答应了,反正他看那厮也是不爽的很,这个人正是五毒教的‘山阴公子’仇湘子’
 
    五毒教貌似跟无相魔宗本身就有着一些矛盾,而仇湘子此人跟陆先生也是老对头了。
 
    之前魔道会盟时双方便动了手,只不过那时候楚休需要隐藏身份,没办法下杀手,而且有着那么多魔道一脉的高手在,楚休也没办法下杀手,现在正是时候。
 
    虽然说眼下应该是魔道联手抗击正道的时候,楚休去袭杀‘自己人’有些做的不地道,不过无论是楚休还是陆先生,都没有什么负罪感。
 
    楚休这个冒充的魔道新秀究竟算不算魔道中人就连楚休自己都算不准,不过眼下这个身份对楚休有利,楚休也就准备继续装下去。
 
    至于陆先生嘛,他想杀仇湘子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五毒教背靠拜月教,靠给拜月教当狗找了这么一个大靠山,可是让无相魔宗的人很不爽了,现在解决掉一个仇湘子,也算是可以出出气。
 
    所以在双方的混战当中,楚休都是在且战且退,终于是找到了仇湘子的身影。
 
    此时仇湘子倒是杀的很爽,他们五毒教的武功在这种大混战当中可是很好用的,五毒真气一出,立刻就会影响到一大片的人,谁中的毒深,他便先挑谁杀。
 
    他体内的毒虫有一些是需要气血来喂养的,平日里他没机会,没这么大的胆子去杀这么多的正道武者去喂养他的毒虫,这一次仇湘子倒是捞回本了。
 

相关阅读